纪实,旅行,赛车,摄影,一路咔嚓

岛民。斯里兰卡。2015。

古城废墟和她们

圣彼得堡。

圣彼得堡日常,博物馆,街头。

南美大陆的笑容。2012、阿根廷马德普拉塔,智利阿塔卡马沙漠。

戈壁滩,骑摩托车的哈萨克牧民

对古村落的回望,一定程度让人性中的怀旧与归属有所附着;另一方面,却又不得不面对时间陡然加速留下的多切面断层:失修的破败的老宅,遥远的乡音,物质时代的生冷疏离,即便可以翻修腾挪,衰老却是最现实的场景,“回不去”,“离不开”,且行且珍惜。

深山里的徽州

婺源

伊斯坦布尔街拍。

老照片,黑与白

达里雅布依的儿女。

菲斯

忽而海滩

周末去黄山跑马拉松,这是油菜花的季节,但是即便没有花,徽州的乡野也同样韵味十足

旅行似偷情,猎色很上瘾(一)

发布了长文章:旅行似偷情,猎色很上瘾(一)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旅行似偷情,猎色很上瘾(一)

旅行似偷情,猎色很上瘾(三)

发布了长文章:旅行似偷情,猎色很上瘾(三)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旅行似偷情,猎色很上瘾(三)》

旅行似偷情,猎色很上瘾(二)

发布了长文章:旅行似偷情,猎色很上瘾(二)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旅行似偷情,猎色很上瘾(二) 》

到了乡下 ,看过废墟,田野和牛羊,才算真的穷~游了。
糖水一下。

在宗教国家旅行,用不了几天就适应了各种仪式和禁忌。摩洛哥作为阿拉伯和伊斯世界的重要代表,这一点更为突出。非斯古城是非洲阿拉伯的心脏,3万人的麦迪那,有315个大大小小的清真寺,即便如此,信徒们随时都会在街上或者什么地方匍匐祷告,在不适合拍照的地方,就观看和倾听。

舍夫沙万。
今年春节的最后一波蓝。写点感想。
这是近几年国外旅行拍摄最困难的一次,也是我感觉拍得最刺激的一次。本身主题的美是摆在那里的,手机都能干,但是,这里的人天然反对拍照,即便是拍背影,有的人会把中指一直竖着,直到从你的视线消失,但这并不表示他们不友好,而是恰恰相反。在小镇,你听到最多的就是no photo,他们警惕到只看你的镜头不看你,声东击西和顾左右而言他都很难奏效,陷阱和盲拍然后后期进行处理是我预先就有所准备的,因此也很自信。有几张图,我自己也感到惊讶,看上去比我从取景框观察拍出来的都舒服[馋嘴]大概是顺其自然的结果,这也是我一直想遵循的,当然我还是希望成功率更高的拍摄,毕竟时间成本很高...

摩洛哥,舍夫沙万

从卡萨布兰卡到拉巴特

漫无目的在这个并不安全的社区里转悠了2个小时直到天黑。里约罗西尼亚贫民窟。

里约的街市

雨后,莫斯科河畔

2010,喀什

和田河日落时

© 那么天涯 | Powered by LOFTER